龙8官网登录网首页
>

新闻中心

>

业界动态

>

不是蹭热点,EDA+EDG双冠,文体两开花。

不是蹭热点,EDA+EDG双冠,文体两开花。

2021/11/15 15:00:59

EDG夺冠,无疑是近期的大热门,上次小编感受到这种喜大普奔的热情,还是在19年的FPX夺冠(让人不禁相信玄学的力量:东道主魔咒)。

不过,在EDG夺冠的同时,还有一支同样年轻的队伍悄悄地拿下了“世界冠军”。

华中科技大学计算机学院的吕志鹏教授所带领的团队在EDA(电子设计自动化)领域的国际会议ICCAD 2021(计算机辅助设计国际会议)上CAD Contest布局布线算法竞赛中一战成名。

更令人感慨的是,这支实力雄厚的参赛团队非常年轻,人均不过24岁。而领队的吕志鹏教授关注芯片领域也不过3年,第一次参赛便取得了最优成绩。

同等对比,和首进S赛就夺冠的FPX异曲同工。

吃瓜是现代年轻人的一大特质,很多网友对此感到“不明觉厉”。

快来跟小编一起了解一下吧~

 

什么是EDA

近几年公众对半导体行业的关注度越来越高,一方面源于华为因为芯片而被制裁,另一方面国内半导体企业也逐渐登上国际舞台。而EDA在整个半导体产业链中担任着重要的角色,是IC设计必须要用的工具,苹果芯片工程师都需要用EDA软件来设计电路。

EDA中文叫电子设计自动化,简单说就是设计芯片的工具。早期设计集成电路很简单,所以可以手绘。

但由于摩尔定理得存在,每一代芯片的更新,复杂度往往是前一代的两倍也就是说半导体整个行业都在不停地更新升级,行业壁垒也越来越高。现在的芯片里动辄几十亿上百亿的电路,只要画错一根,整个芯片功能就变了,甚至成为“废铁一块”。所以设计师们在画图时必须用EDA进行辅助。

在工业领域,EDA是电子设计的基石产业,有着“芯片之母”的美誉,甚至可以说“谁掌握了EDA,谁就有了芯片领域的主导权。”。

 

EDA夺冠和EDG夺冠意义一样大吗?

甚至更大。

近年来,我国在多个领域面临关键核心技术“卡脖子”的危机,其中对芯片技术领域的制约尤为严重,尽快打破垄断、让芯片关键技术不再受制于人可谓刻不容缓。为了拔出悬在我国颈上的达摩克利斯之剑,我国一直在进行多方面的努力。

上至国家开始重视,下有企业纷纷“下海”,都在试图打破这项困境。

随着有关芯片的事情屡上热搜,让很多非专业内的公众都知道“光刻机是制造芯片上的拦路虎”,因此,也屡有人在相关资讯下评论“没有光刻机,这算个什么东西”的类似言论。实际上,对于我国来说,EDA芯片设计软件的国产化对于芯片领域的突破意义与光刻机制造同等重要。

如果说光刻机是制造芯片的拦路虎,那么EDA就是设计芯片的拦路虎。

若是没有荷兰阿斯麦的EUV光刻机,我们最坏的情况只是暂时造不出7nm以下的高端芯片,但是28nm这种低端芯片我国已经可以量产,至少有得用。

反观EDA,国内90%的市场被美国的CadenceSynopsysMentor三巨头所占据,国内最具有潜力的华大九天,国内市场份额不到6%假设一旦被中断使用权,没有EDA,我们可能面临无芯可用的局面。

实际上,这已经不再是一个假设,从中兴、华为开始,在美国商务部宣发的“实体名单”中竟然还出现了包含哈工程、哈工大在内的13所高校,这让“科技无国界”成为一大笑话的事已然出现。

早先华为海思设计芯片使用的就是美国三巨头的EDA,但随着被制裁,华为近三年再也没有获得新的EDA工具和升级服务,只能使用此前获得授权的EDA软件。这对海思的影响是致命的,没有最新的EDA软件,华为海思连顶尖的芯片设计能力也将逐渐丧失。

当然,上面所述是EDA软件”的意义,和EDA比赛获胜有什么关系呢?怎么就和EDG夺冠意义一样呢?

格局小了。

打开格局。

随着电竞的发展,会带动游戏产业的高端就业,也会带动对手机芯片性能的需求,从而间接带动电子产业的高端就业。

而中国团队拿下EDA全球冠军可以说为我国前沿科技领域研究注入了强心剂,极大程度上提振了我国突破技术封锁、实现高端芯片制造独立自主的信心。胖子不是一口吃成的,随着国家对芯片行业的重视,帝国主义再想威胁卡中国脖子的情况终将只能是历史

 

这条路该怎么走呢?

道路坎坷,但并不是一片死路。

图片1.png 

从上图中我们不难发现,国产EDA道路不可不谓是“蜀道难”。

1994年破土之初便遭到被限制,新品上市便遇见“列强瓜分”,可谓是直接被扼杀在摇篮之中。

即便是在现在,国产EDA发展仍有困局:

国外巨头垄断

需要长期技术积累和资金投入

本土EDA人才需求严重不足

EDA产业上下游支撑不够

……

等等原因,导致国产EDA若想在现在的市场上举步维艰。

但也并不是毫无机会。

从前端设计-前仿真/验证-后端设计-后端验证仿真到全流程设计平台基本被国际巨头垄断,护城河极深,比如模拟/数模混合芯片设计一般采用cadence平台,数字芯片设计一般采用Synopsys平台,国产EDA机会在以点工具为突破口,由点及面逐步发展。

IC设计从大类上可分为模拟设计和数字设计。其中,模拟设计对工程师要求较高,对工具的依赖较低。以华大九天为例,其以模拟的电路仿真软件为突破口,然后将IC领域的全流程设计支持技术,迁液晶面板设计全流程,随着中国液晶面板的崛起,而同步占领了市场,随着逐步过渡到模拟全流程、数字后端等软件的发展。

 

实际上,我国在解决“卡脖子”工程这件事上一直在努力。

复旦大学的陈建利带领的团队在全球集成电路计算机辅助设计领域顶级学术会议——第38届国际集成电路计算机辅助设计会议的学术竞赛上就已经实现三连冠。

尽管学术和实操存在一定的差异性,但总归是殊途同归。

团队导师吕志鹏曾表示:“我们希望借助研究所数十年的积累与传承,一方面赋能中国企业解决EDA‘卡脖子’问题,另一方面为国家培养更多掌握核心技术的人才。”

或许还会有人说,要等到什么时候?

但小编想说,全面国产化的事我们一直在做,但路总要稳扎稳打地走。

中国的年轻一代正在扛起推动国家发展的大旗,中国的科技研发团队正在挺进全球前沿科技领域的主战场。

审核编辑(
黄莉
)
投诉建议

评论

查看更多评论
其他资讯

TopLink 轻量型 Web SCADA 组态软件

#2021 WMC# 2021世界制造业大会本周五开幕,罗氏诊断将首次参会

TopStack 工业物联网可视化平台

通快新能源汽车激光加工方案全球首发

全球众多企业选择SAP,助力应对市场供需波动挑战